解散、破产、入狱,顶级富豪圈子怎么消失了?

2023-06-11 00:00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曾几何时,卢老板号称“第一代白衣骑士”:他就救过史玉柱,扶柳传志上位,替王健林站台……算得上是商界一大传奇。然而现在举目四望,曾经的大佬们自顾不暇,竟找不到一个人来帮自己。

来源:金融八卦女频道

文 | 金融八卦女作者:邓碧萝小腰总

八妹说:

根据公众号平台最新的推送规则,如果不想错过八妹的文章,记得标星标哦,以前加过的也需要重新添加,这样每次新文章推送才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

人生总会有遗漏,但是不要忘记 “添加星标”哦!!!

· · ·

地产大佬卢志强最近很烦,曾经风光无限的“泛海系”,如今在退市边缘苦苦挣扎。

近日,*ST泛海公告,控股股东中国泛海计划增持公司股份,计划增持金额为5000万元-1亿元,自2023年6月5日起3个月内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买入。这是一个月内的第二次出手了,5月份*ST泛海一度连续1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卢老板花了8000多万才把它拉回到1元上方。

但是,即便能守住面值退市的红线,泛海还面临财务退市的考验:截至2022年,公司总资产为1052亿元,净资产为-54.6亿元;2023年一季报,*ST泛海的净资产更是降到-65亿元。如果今年底不能让净资产转正,照样得走人。

曾几何时,卢老板号称“第一代白衣骑士”:他就救过史玉柱,扶柳传志上位,替王健林站台……算得上是商界一大传奇。

然而现在举目四望,曾经的大佬们自顾不暇,竟找不到一个人来帮自己。

/ 1 /

2013年的一天,台北的晶华酒店,举办了一场16人聚会,这就是内地的超级富豪俱乐部——“泰山会”。

虽然只有16个人,但他们却掌控着2万亿人民币的财富,比一个市的GDP还高。

卢志强就是其中的一人。

泰山会最早叫“泰山产业研究院”,成立于1993年,由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主管,很多科技企业家聚在一起讨论交流。

到2005年,讨论小组收缩为16个人,名字也变成“泰山会”,柳传志当会长,段永基当理事长,吴敬琏和胡德平任顾问。

这个组织不单纯是讨论,还会互帮互助抱团取暖。

1997年,巨人的传奇破灭,巨人大厦也烂尾,史玉柱从亿万富翁变成欠债2.5亿的“loser”。是泰山会给了他支援,两年后,史玉柱复出,用“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还收脑白金”给全国人民洗脑,创下13亿年销售额翻了身。

2005年,卢志强的泛海拿地步子迈太大,资金告急,是柳传志出手相助,帮卢志强渡过难关。作为回报,2009年联想改制,柳传志找上卢志强希望出手,卢志强想都没怎么想就答应了,于是泛海出资27.55亿元,吃下大股东中科院的29%股份,把柳传志扶上联想实控人位置。

除了圈内人,泰山会也会帮助圈外好友。

2011年,王健林和卢志强、柳传志等人合伙出资打造长白山旅游项目,开发滑雪场。2014年万达赴港上市,王健林特别感谢了卢志强,卢老板笑说“我是娘家人,今天来是帮兄弟站台。”站台的代价可不小,两年后,卢志强又掏了50亿,投资万达影视及青岛东方影都。

2016年,乐视的10.8亿美元融资里,就有泰山会的支持。2017年3月,贾跃亭将乐融置信10%的股权质押给民生信托,换来11亿元的信托贷款,也是卢志强点的头。

泰山会的援手,董明珠都很嫉妒。

2016年,她在一次节目中哽咽着说“为何人在遇到困难时,朋友大多只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为数不多?”。那时,她连遭两个打击:被免去格力集团董事长职务,以及收购珠海银隆失利。

但凡她也加个泰山会这样的朋友圈,就不会这么委屈。

泰山会中,还有个低调的成员,就是马云。不过他加入不久后,就迫不及待出去自己建群。

2006年,马云在杭州成立了江南会,一众商界大佬捧场,冯根生、沈国军、宋卫平、鲁伟鼎、陈天桥、郭广昌、丁磊等,全是浙商。

江南会主体是个会所,三个大字由金庸先生亲自题写,很有武林大会的意思,但那时马云身价排名靠后,还没有成为真正的盟主。

这个圈子也抱团互助,每个会员都有一个“江南令”,有一次使用的机会:遇到危机,无论八位发起人在哪,都要伸出援手。

2011年,绿城的老板宋卫平遭遇资金链危机,他找到江南会求助。马云立马给阿里全员发邮件,“员工在绿城3座楼盘购房可享受9.2折加团购折扣”,一百多名阿里员工前往绿城看房,缓解了绿城的危机。

不过,2014年,江南会收到整治通知,关闭整顿。

这难不倒马老师,他在原址重整旗鼓,建了湖畔大学,自己当校长。

报名条件可不低,要掌管年收3000万以上的企业,还得有3位推荐人。

这下,从顶级富豪圈子,变成了收徒俱乐部。

同一年,马云又牵头成立“全球浙商总会”,担任会长,口号是“打造全球最大商帮”,圈子里也多数是江南会的熟面孔。

此外,马云还有个群,叫华夏同学会,这不是什么饭局好友攒出来的,而是两大商学院的延伸,成员中一部分是长江的同学,一部分是中欧的同学,甚至有人两个商学院都上过。

华夏同学会也聚集了众多大佬,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都在其列,其他行业也有,新希望的刘永好、万达的王健林、万通的冯仑、复星的郭广昌、TCL的李东生,都是业内龙头。

2013年,马云承办华夏同学会,一时轰动全网。他坐上一辆大巴,马化腾、李彦宏、古永锵、刘永好等大佬围在周围,这辆车被称为史上“身家最高的大巴”。

商学院的同学情,一样能发挥巨大作用。

2008年,蒙牛股价暴跌,老板牛根生给自己的长江商学院同学写了一封万言信——《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及长江商学院同学们的一封信》,一呼百应。

柳传志连夜召开联想控股董事会,2天内就将2亿元打到了老牛基金会的账户上;

新东方的俞敏洪闻讯,火速送来5000万元;

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也准备了5000万元救急;

中海油总经理傅成玉打来电话,说中海油备了2.5亿元,同时派人上门了解情况,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取;

田溯宁、马云、郭广昌、虞峰、王玉锁等等都打来电话,随时随地可以伸手援助。

最后,蒙牛获得10亿元救援金,顺利渡过了危机。

2016年,陷入资金链危机的贾跃亭也是从长江商学院的同学,获得6亿美元给乐视汽车输血,全网大呼“中国好同学”。

当然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这帮同学被坑惨了。

/ 2 /

这些顶级富豪圈子,年年登上热搜,但是,到2021年,集体退出江湖。

那一年,大佬们也自身难保:

滴滴赴美上市,联想在科创板上市,钱还没圈到手,舆论上先把柳家人骂了个够;

民生信托踩上“汇源果汁案”“金凰珠宝资金造假案”两个大坑,拖累泛海控股和卢志强成了被执行人;

史玉柱再次被冻结股份,危难时刻,朋友也得翻脸,卢志强的民生信托将史玉柱和“小燕子”告上法庭。这次,史玉柱发了条微博——“帮朋友忙,多帮生活,少帮事业”。

······

泰山会,在大佬的各自慌乱中宣布了解散。

同一年,马云的朋友圈也没能逃过命运。2021年,湖畔大学停止招生。

其他隐秘的小圈子,自然也更低调了。

除了几个知名富豪群,还有很多小圈子。

2014年,河南企业家组建了嵩山会,五位创始人分别是建业集团胡葆森、白象食品姚忠良、天明集团姜明、海马集团景柱和辅仁控股朱文臣,他们一家出5000万,合计2.5亿,投入嵩山资本,注册地在北京金融街,摩根大通的隔壁。

根据胡葆森的计划,他们还增设了会员名额,15位理事,门槛3000万,35位普通会员,入会费1000万。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做投资。

按这模式,嵩山资本成了一家私募。

这些年来,嵩山资本发起成立了27支基金,管理规模达40多亿。

嵩山会也常组织聚会,有时候还会搞一些地方特色的传统活动:

然而,曾经站C位的辅仁药业老板朱文臣,把公司资产掏空到退市,最近还上演了失联大戏(详情可以看看八妹前几天写的《河南前首富失联!曾被129封信实名举报,搞垮百亿药企》),刷屏后又说人在公司,监管的茶是免不了了。

这情况,嵩山会也不大可能出手相救。

有的富豪圈抛弃“XX会”的起名方式,直接叫俱乐部,比如同心俱乐部。

这是个深圳的顶级富豪圈子,阵容豪华,腾讯马化腾、康美药业马兴田、比亚迪王传福、顺丰快递王卫、佳兆业郭英成等等,皆在其列。2015年,同心俱乐部还集资8.8亿元,收购了深圳市中心的证券大厦,改名同心大厦,作为俱乐部的永久会址。

本来同心俱乐部非常低调,但那年宝万之争时,陈红天突然发文《谁是野蛮人》,力挺姚振华。关于这位大佬的故事,可以看看八妹前几天的文章《骂王石嘲讽李嘉诚!身家310亿的大佬卖豪宅,现在麻烦了》。

他这一闹,同心俱乐部也出了名。

这些年,很多省份也在组团,湖南、山西、山东、福建、河南等都成立了自己的商会。还有传统经商氛围浓厚的地区,早有自己的商帮,最著名的就属潮汕帮。

据内部人士透露,潮汕大佬之间的资金拆借,往往是“上亿元资金不用打欠条,上午说好下午款项就到位”“佳兆业与宝能都在潮汕圈子里借过钱,佳兆业涉及资金上百亿,宝能涉及的数额则不知情”。

温州帮虽然没有像李嘉诚那样的首富巨贾,但温州人爱做生意名声在外,1980年,新中国的第一张个体工商业营业执照,就是温州市开出来的:

那些年的热梗,温州炒房团,温州皮鞋,温州人占领欧洲,甚至股市中被监管层怒怼的温州帮游资,都留下重彩一笔。电视剧《温州一家人》也很形象地讲了温州人的价值观:当地人都想自己创业做生意,缺钱了组呈会,招商找同乡会。

最后一个莆田帮的名声,就不太好,因为他们最出名的是民营医院和假鞋。此外,国内的民营加油站、珠宝、红木生意,莆田人都占了半壁江山。

新加坡也有很多莆田人, 比如莆田富豪榜上的头把交椅——信和集团的黄志祥和远东集团的黄志达两兄弟,他俩同时也是“新加坡地王”,从父亲黄廷芳那里接手家业之后,霸榜新加坡首富整整10年:

直到内地亿万富翁扎堆移民新加坡,才把他们挤下首富宝座。

还有新加坡曾经的石油大王林恩强,也是莆田人。他有个外号叫“林OK”,因为在新加坡要搞到油,必须他说OK才可以,内地莆田系加油站货源都是他,他的门徒就撑起了福建石油帮。

然而,林老板苦心经营60载,栽在2021年:公司破产,还因隐瞒8亿美元的期货损失被控欺诈罪,共面对130项指控。他出事后,整个东南亚石油圈和商界,全乱了,很多信用证开证行、石油承运人、船东、贸易商被迫卷入,三天两头往法院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不论是商帮、商学院还是圈子,最终看的还是利益,一旦大势已去,就会作鸟兽散。

参考资料:

《中国好同学层出不穷 长江商学院水有多深?》,中国新闻网

《山东前首富卢志强挣扎求生:泛海集团漏洞太大,昔日盟友也无力援助》,市界

《站在姚振华背后的100万人“潮汕帮”都是谁》,界面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