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数据出炉!3月社融猛增4.65万亿,大超预期!中美利差时隔12年倒挂,降准降息还有多远?

2022-04-12 00:01 来源:券商中国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3月社融增量的超预期,让市场再次看到货币政策推动稳信用的巨大效力。

在上个月金融数据不及预期之后,3月金融数据全面超出预期。4月11日,人民银行公布的最新信贷社融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8.34万亿元,同比多增6636亿元;其中,3月新增人民币贷款3.13万亿元,基本符合预期。一季度的社融增量高达12.06万亿元,同比多增1.77万亿元;其中,3月社融增量4.65万亿元,远超市场此前预期。

在信贷投放力度加大推高派生存款,以及财政支出加大的背景下,3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9.7%,增速提高0.5个百分点,实现较快回升。

不少分析认为,3月及一季度新增信贷社融规模从总量看表现强劲,反映出宏观政策加大经济稳增长、稳定信用扩张的靠前发力,不过,从信用扩张的结构看,实体企业、居民的投资、消费等需求不足的问题依然存在,说明稳增长政策适时加力仍有必要。

不过,鉴于中美利差时隔12年来首次一度“倒挂”,现阶段,市场期待的MLF降息和降准等政策虽有利于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但也有可能会增加内外部保持均衡的难度。在外部防通胀、内部稳增长的复杂形势下,财政政策扩张将是今年稳增长的亮点,相比之下,今年货币放松不应该过度依赖信贷扩张,央行单纯依靠总量调控手段的可能性有所下降,结构性工具的重要性增加。

新增信贷总量可观结构仍待改善

从信用扩张的总量看,去年底以来货币政策降准降息的宽松发力效果显著。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8.34万亿元,明显高于前年和去年的7.10万亿元和7.67万亿元;社融增量12.06万亿元,同比多增1.77万亿元。

总量数据超预期增长,体现了金融靠前发力支持稳增长。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对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今年3月份和一季度的信贷数据皆证明我国货币政策是有力且高效的,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更加牢固。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央行对于“三大约束”的缓解和对于货币政策利率传导渠道的疏通。

“我国金融体系以银行为主,货币政策的传导主要通过银行来实现。银行通过贷款等资产的扩张创造存款,这个过程受到流动性、资本、利率的约束,去年底以来,央行通过降准降息、开展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提高银行永续债流动性等方式,对这三个约束进行调节,以实现货币政策目标。”张旭称。

不过,尽管总量数据表现亮眼,但从信贷数据的结构看,实体经济信贷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依然存在。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3月居民部门贷款虽然恢复正增长,但同比依然少增3940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和中长期贷款同比分别少增1394亿元和2504亿元。居民消贷和按揭需求较上月有所改善,但仍存在压力,消费需求仍然偏弱。

3月企业部门贷款增长较多,但从结构看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是增长主力,反映实体企业投资意愿的中长期贷款依然增长乏力。当月中长期贷款新增13448亿元,仅同比小幅多增148亿元。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同比分别多增4341亿元和4712亿元,二者几乎贡献了企业贷款同比新增规模的全部多增量。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3月企业中长期贷款需求扩张仍主要靠基建类贷款支撑,而尽管房企融资政策边际放松,以及政策层面鼓励银行加大对制造业信贷支持力度,但当前房企和制造业企业中长期贷款需求仍然较弱,新增贷款可能主要用于资金周转而非长期投资项目,制约了中长期贷款放量幅度。

M2增速还有小幅上行空间

3月社融增量高达4.65万亿元,大幅高出此前市场预期。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10.6%,涨幅提高了0.4个百分点。从结构看,表内信贷、表外融资、政府债券融资是带动3月社融多增的主要项目。

在信贷投放力度加大推高派生存款,以及财政支出加大的背景下,3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9.7%,增速提高0.5个百分点,实现较快回升。

王青表示,推动M2增速反弹的因素有三个:一是上年同期基数下行0.7个百分点;二是当月信贷多增,带动存款派生加快;三是3月财政存款大幅下降逾8425亿,比上年同期多减3571亿。在专项债发行提速背景下,财政存款多减表明财政支出力度明显增大。

不过,3月狭义货币(M1)同比增长4.7%,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2.4个百分点。王青认为,当前M1增速仍属明显偏低水平,这一方面与楼市处于寒潮期直接相关;同时,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经营和投资活动较弱,也是M1持续处于低增速的原因。

“当前M2增速已略高于名义GDP增速,这是在货币政策逆周期调控发力时期的正常现象,未来还有阶段性小幅上行空间。“王青称。

结构性货币政策重要性进一步提升

3月及一季度新增信贷社融规模从总量看表现强劲,但从信用扩张的结构看,实体企业、居民的投资、消费等需求不足的问题依然存在,说明稳增长政策适时加力仍有必要。

温彬表示,3月社融增量的分项数据增长较为全面,反映金融持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下,宽信用效果开始显现。但同时也要看到,新增信贷结构改善尚不够明显,与居民消费相关的信贷增长弱于去年同期,体现了实体经济仍然存在下行压力。未来,外部形势更趋复杂多变,稳增长任务仍然艰巨。

“从3月的物价数据上看,我国通胀尚温和可控,对货币政策掣肘有限。要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政策基调,坚持以我为主,兼顾内外,发挥总量政策和结构性政策双重功能,用好支农支小再贷款、科技创新和普惠养老专项再贷款等工具,加大对市场主体的纾困力度。”温彬称。

针对下一步的货币政策,不少分析认为,二季度可能是降准窗口期,但降息面临着中美利差快速收窄甚至倒挂的掣肘。

4月11日,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出现倒挂,为2010年来首次,这也成为影响当日A股与港股重挫的重要因素。外资持债的最新数据也显示,3月外资减持境内债券规模进一步加大。央行上海总部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末,境外机构持有银行间市场债券3.88万亿元,与2月末相比,减持了近1100亿元,环比减持幅度有所扩大。

张旭认为,在中美两国国债利差相对较薄的当前,货币政策的选择会更为讲究,既会加大稳健的货币政策实施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也会做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现阶段,MLF降息和降准等政策虽有利于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但也有可能会增加内外部保持均衡的难度。事实上,货币政策工具箱中不仅仅有MLF降息与降准这两个工具,诸如再贷款等对金融市场影响小、直接作用于贷款市场的政策应该是更为稳妥的选择。”张旭称。

中金公司研报认为,在市场自发的信用紧缩环境下,应该通过货币和监管方面的扶持来促进信贷扩张,但更重要、更有效的方法是通过货币放松来促进财政扩张,以抵消信用紧缩对总需求的影响。今年财政扩张是稳增长的亮点。从货币政策的角度,今年货币放松不应该过度依赖信贷扩张,今年央行单纯依靠总量调控手段的可能性有所下降,结构性工具的重要性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