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父母的人情江湖,在抖音快手里

2022-02-13 08:55 来源:创事记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王敏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这次春节回家,魏湘没想到,五十多岁的父母,业余生活都是被短视频填满。

2022年春节假期的前一周,身处北京的魏湘,为了能顺利回家,和父母每天密切关注返乡政策。只不过信息来源不同,魏湘盯的是官方公告,父母刷的是抖音快手。

他们一边刷着当地最新的政策资讯,一边同步找从北京回来的老乡,留言询问返程是否顺利,有哪些注意事项。

等魏湘顺利回到家发现,身在小县城里的父母,生活、社交已经离不开短视频了。

除夕年夜饭、大年初一拜年,和许久不见的亲人聚会,母亲每天经历的大事小情,都要发短视频记录一下,还要盯着谁点赞、谁留言了。

“创作”欲望强烈的母亲,也不忘给别人捧场。她一遍遍刷“朋友”的新动态,评价别人家的年夜饭、家庭聚会,挨个点赞。父亲虽然发布的不多,但在刷短视频、给朋友点赞上,也不甘落后。

辛苦了大半辈子的长辈们,能够在短视频里找到乐趣,也让年轻人们感到欣慰。但这也成了许多年轻人的困扰,因为父母辈的中老年人一旦沉迷短视频,疯狂程度丝毫不输年轻人,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泡在上面,还可能上当受骗。

社交网络上对父母沉迷短视频的吐槽数不胜数:“我婆婆,每天能发20条短视频”、“如果晚上不偷偷关掉WiFi,他们能刷到第二天早上6点”。以往被父母催着早睡的年轻人,现在也不厌其烦地提醒父母放下手机。

中老年人关系网的阵地变了

春节回到老家华北小县城,最让杨茹意外的是,母亲的一条短视频,居然会一次又一次地被讨论。

春节前,杨茹五十多岁的父母去补拍了一套婚纱照。这在当地的小县城并不常见,于是,还没等拿到精修照片和成品相册,母亲就迫切地把刚初筛出来的几张底片,编成短视频发在了抖音上,然后坐等亲朋好友的点赞和评论。

好在,点赞数量持续攀升、评论一条条增加。妈妈这条短视频下,不仅生活中经常见面的朋友来捧场了,就连好久不联系、搬去外地的朋友,也冒出来祝贺了一波。看着“真浪漫”、“幸福美满”、“我们也去补拍一套”的评论,杨茹母亲回复得不亦乐乎。

一条“秀恩爱”短视频引发的讨论,不只在评论区。

等到大年初一拜年,当别人夸赞杨茹母亲拍的婚纱照好看时,杨茹母亲也赶紧应和上,“你们前两天去的那个景点,风景不错”,或者“你闺女给你买的那对金耳环,挺好看的”……“商业互吹”完毕后,还会和朋友再合拍短视频发布。

杨茹发现,整个过年期间,父母辈和亲朋好友见面聊的话题,总是离不开彼此最近拍的短视频。他们已经习惯通过短视频了解朋友的最新动向,短视频也成了最主流的聊天话题之一。

图源 / 视觉中国

图源 / 视觉中国

杨茹母亲的习惯是,每天打开抖音后,先把“朋友”的最新视频看完,和熟悉的好友评论互动。她的主阵地在抖音,但每天也不忘再刷一波快手,以防漏掉一些好友的动态。刷完熟人动态后,她才开始刷一些搞笑视频、新闻资讯,基本上每天要刷一两个小时。

家在大西北的陈霜父母,对于短视频APP的使用习惯,和杨茹父母如出一辙。每天打开短视频APP的第一件事,是先把“朋友”的最新视频看完。

在陈霜的印象中,母亲以往只刷不发,但从2021年起,母亲开始主动创作,在短视频上分享动态。因为经常发,现在她日常刷短视频时也不闲着,会随时保存认为好听的音乐以作素材备用。

这个春节回家,母亲常拉着她合拍短视频,陈霜虽不愿意但也只好配合。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她,每天的工作都排得很满,别说拍短视频了,就连打开这些APP的次数都非常有限。但母亲对拍短视频热情极高,也非常热衷于套用拍摄模板,陈霜形容,画风朴实甚至略显粗糙。

短视频发布后,陈霜母亲不仅会关注评论、点赞数,还会打开浏览记录,一边翻看一边念念有词地评价一番,谁浏览了她的视频却没有点赞,谁居然也来给她点赞了。

假期结束,陈霜临走,母亲还专门拍了行李箱的短视频,配文大意是,女儿回来几天,又要离开家乡去工作了。亲朋好友们都因为孩子离家远行而共鸣,纷纷评论。还没等把陈霜送到机场,母亲已经开始忙碌地回复评论了。

热衷短视频的人里,还有人当成了业余事业在经营。和魏湘的父母比起来,她在老家四十多岁的姨妈,在短视频江湖里更加资深,玩快手的年头已经有四年多。

在小县城里,姨妈日常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孩子,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每天在快手上的时间能长达七八个小时。

经验丰富的她对账号运营颇有心得,常更新视频、关注粉丝喜好已经不够了,她还经常邀请“大咖”来直播间。

当地人对本土的传统戏曲非常感兴趣,她便常邀请在当地戏曲比赛中得过奖的亲戚到直播间。每次直播前一天,她都会发一条预告视频。为了直播效果好,她还专门购买了麦克风等专业设备。

如今,拥有近万粉丝的姨妈,靠着直播,每个月还能赚几百元的零花钱。不过,魏湘的姨妈也知道,当地有个粉丝量超2000万的网红,每个月直播能赚几万块,但短视频对于自己,只能算是与本地朋友交流的一种方式。

中老年人为什么热衷短视频?

“父母微信都不一定常看,但抖音秒回”,杨茹对深燃说道。

以前,父母热衷于在朋友圈刷屏,但现在,他们的分享欲,换了场地。

杨茹母亲之所以急着把婚纱底片发到短视频上,也是因为,她所处的圈子就是如此,生活中一遇到新鲜事就发条短视频。

为什么这届中老年人们,把社交“搬”到了抖音快手上?

起初,中老年人是觉得视频比图文更生动,这上面玩法更多,而且很容易就能学会。

杨茹妈妈回忆,大概是从2020年因为疫情居家隔离时开始,短视频给自己无聊的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从刷别人的隔离趣事,到发自己的居家日常,在那之后,生活就离不了抖音快手了。

魏湘的父亲也是从这个时候起,偶尔会发一些对口型唱歌的短视频。尽管发布频次远不及母亲高,但也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新一下。

魏湘的姨妈则总结了身边朋友最常拍的三大短视频类型,“拍同款”、“对口型”以及“手势舞”,“这三类比较容易模仿,互动感也比较强”。

以“拍同款”为例,只要点击选择相同的特效道具,即可拍摄发布。年轻人们眼中有些夸张的滤镜、道具,却成了中老年人自娱自乐的重要方式。

中老年人“拍同款”、“对口型”视频

  图源 / 抖音中老年人“拍同款”、“对口型”视频   图源 / 抖音

当身边拍的人多了,他们发现短视频平台俨然已经成了视频朋友圈。

但凡打卡了当地新景点、新餐馆,或是子女们又“孝敬”了哪些好东西,身边的朋友们都会发条短视频纪念一下。而这些中老年人生活中的“大事”随手拍,是最易引起身边同龄人的共鸣的,点赞和评论也最多。

当身边朋友都去短视频上分享日常了,自己常驻短视频APP,也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圈子里的朋友都在发抖音、发快手,自己也只能跟随时代的潮流。”杨茹妈妈表示。

不过,短视频平台更吸引中老年人的是,它可以让不常见面的人拉进距离,甚至通过“可能认识的人”这一功能能把多年不问候的老友又联系在一起。

为了照顾孙子,王鑫母亲搬到了一线城市,远离家乡、朋友不在身边,但她靠着短视频更新,来吸引老家的朋友主动交流近况。

每天孙子上学后,她一天能发三四条短视频。有时是“拍同款”之类的自拍,有时是接送孙子上下学的日常。直到春节期间回老家过年,回到了熟悉的圈子,发短视频的频率才降了下来。

念旧的老一辈们,也靠着“可能认识的人”找回了老朋友的新动向。魏湘父亲现居华北地区,小时候曾随家人在四川老家住过一段时间,但已多年没有回去,而且随着老一辈的离世,和许多四川的亲戚慢慢断了联系。但通过“可能认识的人”,他发现了一些老面孔,短视频就成了互相了解最新动向最鲜活的方式。

以往都是在家门口闲话家常,如今,很多小县城的父母短视频下的评论区,取代了街头巷角的家长里短的集结地。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对深燃表示,短视频这种传播媒介相较图文而言,对中老年人会更友好。中老年人的空闲时间相对年轻人更多,而且在未来奋斗目标的规划上,也必然和年轻人不一样,往往有更多时间放在短视频上。

中老年人需要短视频社交,但更要谨防沉迷

中老年人的关系网“搬”到抖音、快手上,不是坏事。深燃接触的多位年轻人都表示,家中长辈通过短视频丰富了业余生活,甚至还有了一批线上网友。

短视频已经发展成为了中老年人接触社会、参与社会的渠道之一。2021年的《中老年人短视频使用情况调查报告》显示,受访中老年人中,有超过60%认为短视频给他们“增加了生活乐趣”,近25%认为短视频便于他们“关注朋友动态、跟朋友互动”、“增进和子女之间的交流。

但问题出在“适当”还是“沉迷”上。长辈深陷短视频,年轻人们首先忧心的是他们的身体健康。

陈霜的母亲有老花眼,长时间看手机原本就很吃力,刷短视频的时候,每次都是等到眼睛实在受不了,才会放下手机。

而且,她发现,母亲的作息时间因为短视频发生了变化。母亲在当地从事的工作主要是集中在早上完成,她以往总是早睡早起,晚上9点左右就准备入睡,现在晚上是短视频时间,到深夜12点都很难入睡。晚上睡得少,白天就犯困,于是她会在下午睡四个小时的午觉,如此循环。长此以往,她担心母亲的颈椎、血压受影响。

中老年人放着短视频入眠已经不是个例。杨茹母亲即使白天工作很忙,晚上睡觉之前,也要刷一会短视频才能入睡。工作不忙时,靠在沙发上或躺在躺椅上,就刷短视频,往往刷着刷着就睡着了。

图源 / 视觉中国

图源 / 视觉中国

过度沉迷短视频,也成了一些家庭内部矛盾的导火索。

魏湘就亲眼看到,姨妈因为刷短视频,与家人产生了矛盾。“她常常因为看短视频太投入,忘记原本计划要做的事,被家人批评,还被吐槽‘声音开外放,影响孩子写作业’,为此没少和家里人吵架。”

王鑫母亲每天督促孩子“少玩会手机,抓紧时间写作业”时,孩子总是辩驳,“你少刷会抖音、快手,我就少打游戏。”

“饭做好了也不吃,夜里12点不睡觉,在家待着窗户窗帘都不开,对着抖音在家里蹦蹦跳跳,美其名曰预防老年痴呆”,知乎有年轻人对父母沉迷短视频有点无奈。

许多中老年人对短视频的迷恋程度,就像“老房子着火”,越烧越旺。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靳永爱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相比于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中老年人触网时间较短,从互联网获得的新奇感要远远高于年轻人,因此更容易上瘾。

而由于对互联网接触少,沉迷短视频的中老年人也成了易上当受骗的“高危人群”。上述调查报告显示,中老年人作为互联网“新手”,可能更容易受骗。在有上网经历的中老年人中,近80%的人有遇到“虚假广告”和“网络谣言”的经历。

面对“点赞转发得100元”、“大佬发钱啦”等“赚钱”谎言,大量中老年人付出了时间、精力甚至金钱,最后反被骗。有“假靳东”、“假董卿”、“假马云”这些靠合成技术的“收割术”在前,中老年人也需要提升辨别能力。

朱巍表示,面对可能存在虚假宣传信息的短视频,中老年人的辨识能力不及年轻人,往往可能因为一些微小的利益就陷进去。

同时,他也指出,中老年人在短视频里花费大量时间,原因之一是,中老年人和移动互联网之间存在着数字鸿沟,在短视频平台之外,也很少有其他平台能满足中老年人的社交、娱乐需求。

对此,靳永爱建议,这些平台可以效仿青少年保护模式,设置老年模式,为中老年人设定适合的观看时长、帮助他们过滤掉易受到诱骗的内容等。

短视频于中老年人是一把双刃剑。父母们的初心是填补生活中的空白和单调,只是一旦过度,恐遭其反噬。而要帮助长辈在短视频江湖中适当娱乐,年轻人还需要慢慢修行。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魏湘、杨茹、陈霜、王鑫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