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美联储公式,石油+通胀x投行+科技=加息

2022-02-11 15:08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独立经济学家 谭雅玲

昨夜美国通胀数据与我的预期吻合,今年1月美国通胀数值为7.5%,远高于前值7%的水平,也高于市场预期7.3%数据,进而表明美国通胀压力并非短期和局部现象,美联储加息势在必行。

然而,美元作为世界特权货币,美国作为国际特殊国家,借钱过日子模式是长期发展模式与国家风格,万变不离其宗。而此时美联储加息在即的来龙去脉并非是通胀来临如此简单,美国有准备和提前设计的一贯做派是基于自身个性和需求而发的战略对策。因此,美联储加息预期背后与原因才是应对的重点与思考逻辑的核心。

首先石油+投行是通胀局面必然性

石油助推通胀与投行布局石油的组合拳发现是逻辑基础。最近2月7日独立战略公司总裁、前摩根士丹利资深策略分析师David Roche在接受CNBC采访时预测,如果俄罗斯与乌克兰开战,油价肯定将达到每桶120美元,全球经济将发生根本性改变。之前今年1月和去年11月美国银行预测随着旅行需求反弹,油价持续上涨可能会持续到今年年中,预计布伦特原油价格可能从目前水平上涨32%达到每桶120美元,这将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国际油价目前较2020年疫情低点已上涨350%,目前90多美元是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当前或未来中期石油因素影响主要是欧佩克+闲置产能较低、库存较低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不断加剧,这是助推石油价格高涨重要原因与背景。包括美国投行高盛等预期通胀水平等各种预期,石油金融化和美元化是美国投行重要的操作与指向重点。目前美国5大投行以高盛、摩根斯坦利为主,期间雷曼兄弟是一场游戏玩法而已,市场流行的雷曼破产存在疑惑与不实。

因此美国投行旨在向全球广泛投资、咨询和金融服务,拥有大规模多行业客户,包括私营,金融,政府以及个人全覆盖。美国投行遍布全球,甚至以美国海外为主布局是其主要特色,运作模式紧密一体全球化格局,专业与经验拥有市场国际运作能力。移居美国石油优势与战略长远格局控制,加之美国投行精业高端操作水平迂回,石油与投行并举事态并非是简单自然现象,其背后的国家宗旨与国家利益不容忽略。

其次通胀+科技是加息前景确定性

通胀成本上升与科技价值收益的组合拳支撑是保障功能。美国通胀水平从2021年4月开启上涨趋势,之前美联储在2020年年底前后将其货币政策参数从一般通胀指标参考转为核心通胀参数,这都是通胀设计进程中重要一笔。同时市场面对的重点应该是2020年至今,美国上市公司财报业绩优良,各主要公司业绩盈利预期超乎寻常历历在目。

市场流行的FAANMG组合——Facebook、苹果、亚马逊、流媒体视频服务提供商Netflix、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及微软为目前美国6大科技公司。其中苹果世界耳能详熟、谷歌搜索引擎、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亚马逊电子商务、Facebook社交媒体均是各所在领域的突出企业代表。此外美国10大科技公司更是全面服务制造业实体企业,亚马逊、微软、苹果、Alphabet、IBM、英特尔、思科网络、甲骨文软件、惠普、威瑞森电信,进而目前美国制造业指数参考值为60%,并非一般国家的50%,企业收益率与价值是美国应对通胀的底气与保障。因此,美股和实体经济繁荣泡沫不仅创造出价值,更合理布局泡沫造势功能。概括而言,美国通胀设计的前提是科技力量与企业利润的保驾护航。

最后加息+国债是美国财力必需性

石油、通胀、加息三角关联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保驾护航值得关注,尤其财政政策发威经济发挥是重点与核心之点。美联储加息是美国货币政策当务之急,过低利率拖累国债利率不利于美国财政政策的有效使用与合理配置。因此,疫情严重时期美联储排斥与抵制负利率是美国特殊财政的反应,也是美联储货币政策必须的执行方向与配合路径。毕竟美国国情个性的膨胀运行怡然一发不可收拾,美国债务不断膨胀已经面临严重局面,但美国财政政策无回旋空间十分严峻,甚至这已经引起外部环境不良反应。

这就是美国国债发行面临被抵制,即使并非是单方美国因素一方结果,包括疫情以及经济衰退局面的复杂环境。尤其美国国债被抵制情绪是不争事实,期间包括美元基准利率零水平造成的恶性循环,这正是阻碍美国国债收益率以及投资效果的不良,美联储急于加息的本质在此。加之目前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一项短期政府拨款法案,以确保联邦政府有足够资金继续运转到3月11日。众议院已经以272票赞成、162票反对的结果通过这一法案。目前这一法案随后将送交参议院审议,而参议院需要在本月18日之前通过该法案并递交美国总统拜登签署才能避免联邦政府关门。

由于民主、共和两党暂时无法就2022财年(2021年10月1日开始)联邦预算案达成一致,美国国会只能通过短期政府拨款法案来暂时维持联邦政府运转。此前美国国会曾于去年9月、12月两次通过临时拨款法案,以确保联邦政府有足够资金继续运转到今年2月18日。而这些法案的重要支持与背景在于资金和钱从哪来。目前美国债务高达30.04万亿美元、财政赤字2.77万亿美元、贸易赤字8591亿美元,负债累累难以舒缓,美国财政来源是刺激美联储加息和推进美国国债发行的重要诱因与必需条件。财政与货币政策匹配是宏观经济重要一环,美联储加息配合与支持财政谋取是关键一步,也是美国经济取胜和政治稳定基础。

目前美联储3月加息50点概率上涨,甚至未来7月前累计加息100点喧嚣而起,但从时间推理并不适宜。因为目前通胀是否减弱将是关键点,毕竟美国政府要员或经济学家有言论预期通胀或减缓,无论主观或客观具有不确定风险。加之如果按照美国投行预期石油上涨120美元可能存在,美联储加息如愿以偿,但如果石油上涨拖后时间节奏,美联储加息将面临尴尬局面,这种超预期的炒作意图才是重点与关键,即美元不升值与加速贬值策略是所有问题节点与焦点。